这套系统使得边境管控特别是突发事件处理更加

来源:http://www.baidu.com/日期:2018-12-16 浏览:

这套系统使得边境管控特别是突发事件处理更加快捷高效

万建昌,1968年2月4日出生于四川省石棉县。1975年9月,万建昌上小学。在老师的精心教育下,在同学们的帮助下,万建昌的学生时代处处留下闪光的足迹。

学校开展的“学雷锋,争当红花少年活动”,万建昌做的好事最多,得到的红花也最多。他不怕脏、不怕累,带病上山割草,修补教室的“天花板”等,成为学校老师和同学们的佳话。万建昌从小乐于助人,他的同学梁金刚忽然晕倒,万建昌背着他往医院跑,途中摔了一跤,鼻血都摔出来了,可他一声不吭,一直坚持把梁金刚背到医院。还有一次,几个小伙伴一起到田坎上捉蜻蜓,有个小伙伴不小心摔下五米多高的田坎,大家都吓得直叫,而万建昌却大喊一声就跟着跳下去,不顾一切地背起受伤的小伙伴往医院跑,由于抢救及时,小伙伴的脚不久就得以痊愈。

1976年,万建昌捡到一块上海牌手表,那时的上海表不仅价高,如果把上海表卖掉,那将是一笔可观的收入,可是他却千方百计寻找失主,将手表送还。

楠桠河发电厂,根据上级下达的招工指标面向社会招工。只有初中文化的万建昌报名参加考试,并以优异成绩考进了工厂,当年他才16岁,当上了一名年轻的电力工人。在分配工作时,他是全厂青年学工中惟一被分配到最边远、条件最艰苦的

栗子坪乡是石棉县边远的彝族聚居乡,离县城40多公里,海拔在1800米左右,夏天强烈的紫外线炙烤着人的皮肤,冬季冰雪覆盖,生活条件十分艰苦。有人问小万,咋就把你一人分到艰苦的地方?他诚恳地回答:“在任何地方都是工作,有工作干就很好了。”

当了工人后,他知道要干好工作,靠过去的初中文化远远不够。在专业培训中,时时处处向师傅们、教师和书本学习。在水文班工作一年,万建昌硬是凭着刻苦钻研、勤学苦练的精神,自学完《水文测验》上、下三册专业书籍,从而熟练地掌握了水文观测和测试的技巧,每次考核都以优异的成绩名列前茅。

万建昌热爱自己的本职工作,乐于吃苦奉献。在栗子坪水文班工作时,那里有个小电站,一涨洪水小电站的引水渠都要被冲垮,他每次都主动跳进河水里砌渠坎。高山气候寒冷,他的双脚被冻得通红,有时裤子和衣袖被冰凉的河水浸湿了,别人叫他上岸休息,他却说:“没关系,没关系。”

万建昌无论在何种岗位上工作都兢兢业业,任劳任怨。1985年底,他被调到姚河坝水文分场,分配上“三班倒”的运行班工作,这里有楠桠河发电厂引水隧洞的进水口闸门和沉沙池。他每天细心观测水位,精心管理和爱护闸门,及时清淤和排除污垢,保证电厂进水正常。

楠桠河连续几年爆发特大洪水,山上的泥沙、树枝被洪水冲进沉沙池,进水口闸门前树根杂物等堆积如山,沉沙地淤满杂物,几乎无法通水。每当这样的险情出现,万建昌总是一马当先,最先赶到现场,第一个跳进池内排污,有时顾不上吃饭,通宵奋战。为了赶时间,他经常用手刨渣,手磨破了皮,他从不叫苦,直到沉沙池的杂物清除干净,电厂顺利发电,他的脸上才露出了笑容。由于万建昌敬业爱岗,1985年4月,他光荣地加入了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

1989年10月30日,冷风袭人。群山谷野,一片寂静。石棉县农行一辆“万利特”小车,载着县法院、县农行一行四人从云南办案后返回石棉县。小车在夜幕中奔驰,行至108线244公里处(楠桠河电厂闸首望乡台附近),不幸翻车掉入楠桠河中,车上有三人在水中破窗脱险,另有一人下落不明。为了战友和机密材料的安危,最先脱险的县法院干警凌源,拔出腰间手枪鸣枪报警,车辆断行,无人前来救应。当晚8点多钟,刚从河中爬上岸的傅玉林,爬上公路,奔向附近的发电厂敲门呼救。

这时,万建昌和其他同志正在宿舍休息,忽然听见有人不停地敲门,并高声喊叫。万建昌和同事邓友军、付全安一起,直向傅玉林指的方向奔去。在现场,凌源告诉他们:“车内还有法院的胡跃刚没有出来,请帮忙找一下。”万建昌二话没说,顶着黑夜寒风面对咆哮河水,不顾个人安危立即脱去衣裤,在邓友军、付全安的配合下,将车门拉开了一道缝,钻进了底朝天的车内四处搜索。约五分钟左右,他上公路告诉凌源,车内没发现有人。凌源又告诉他们:“还有两件装有机密材料的公文包也在车内。”万建昌知道两个装有机密材料的公文包,遗失后将造成难以设想的后果。他不顾冷得发抖的身体,又第二次下河进入车内摸索,约15分钟左右,他将一个提包拖上了公路。经凌源辨认,那不是装有机密材料的公文包。

23时30分,万建昌不顾两个多小时的劳累又接着上夜班,他心中总是惦记着“两件装有机密材料的公文包”。

1989年10月31日早晨交接班前,他又和当班的王波一道在库区巡回。突然,万建昌大喊一声:“是公文包!”立即奔跑过去,此时他早把生死置之度外,仍向水里冲,连衣服、鞋袜都来不及脱,拼命向公文包游去,他身边不远处就是一个漩涡。危险!王波连忙叫他上岸。他没有理睬王波的喊叫,仍在漩涡中追逐着公文包。王波转过身准备找一根木头之类的东西扔给他,结果什么都没有。王波预感到事情严重,他本人游泳技术差,便高声叫喊班长付全安。付全安在值班室听见王波呼叫,立即向导流渠处跑去。这时,王波见万建昌已经将第一个公文包仍上了岸,又奋力追逐着第二个公文包。当他将第二个公文包推到岸边安全地带时,终因寒冷、疲劳和饥饿,被急流卷入漩涡中,英勇牺牲。

1989年11月,楠桠河发电厂授予万建昌“优秀青年工人”、“优秀民兵”、“优秀共青团员”等称号。12月,四川省电力工业局和四川电力工会授予万建昌“模范青年工人”光荣称号,四川省电力工业局团委同时授予他“优秀共青团员”称号。1990年1月,雅安地区行署、雅安军分区为他追记一等功,并号召全区民兵向他学习。1990年3月5日,四川省人民政府批准万建昌为革命烈士;3月,国家能源部授予万建昌“模范青年工人”光荣称号;5月,共青团四川省委授予万建昌“优秀共青团员”称号。

说起第一次上潜艇,干事孙小龙神情有些尴尬:他连电话都不太会用。当时,他拿着话筒喊了好几声“喂”,电话那头就是没有声音。后来,还是一名列兵教会他如何使用潜艇上的电话。

在孙小龙看来,这些尴尬事所暴露出来的政工干部军事素质短板,必然会影响政治工作威信:“作为机关干事,负有指导各潜艇开展政治工作的职责。如果不了解潜艇,开展政治工作指导就没有抓手,大家也很难信服你。”

今年,该支队新调整了一批年轻政工干部,对他们进行潜艇理论摸底考核,及格率仅八成。该支队党委决定开展政治工作干部“学军事、补短板”活动,支队机关、岸勤单位和潜艇上的政工干部全部参加。

这次学军事活动与以往机关组织的训练不同,课堂不在训练中心、不在模拟教室,就设在潜艇舱内。某潜艇担任了承训任务,他们的《实操训练手册》成为这次学军事活动的重要教材。

潜艇训练不易。由于潜艇内空间狭小,孙小龙在训练中经常发生磕碰,身上总是青一块紫一块。封舱训练中,他的后脑勺重重地磕在舱门上沿,磕碰处渗出了血。他没吱声,捂着脑袋坚持到训练结束。

在不断的训练和摸索中,孙小龙对潜艇操作技能的掌握越来越熟练,却对《训练手册》中的几处操作规范产生了质疑,他还设想出多条优化改进措施。就拿封舱训练的操作规程来说,如果调整相关阀门的关闭顺序,应该可以提高操作速度。

作为政工干部,竟然对沿用多年的《训练手册》提出疑问,孙小龙心里没底。他找到作训参谋陈丘岳,向他请教。陈参谋肯定了他的大胆质疑,觉得他的设想具有可行性,但是还需实地求证。

孙小龙信心大增,请潜艇上的班长马明广指导他,对自己的质疑和新设想进行逐条实操验证。他们排除了几条不符合实际的设想后,有6条设想得到证实。仅封舱训练一项,按照孙小龙的建议进行操作,封闭一个舱段能节省2秒钟时间。在分秒必争的深海暗战中,这2秒钟弥足珍贵。

承训潜艇艇长于全胜感慨万千,他没想到“老师竟然被学生给上了一课”。这6项建议随即被承训潜艇吸收。支队组织科科长张勇听了孙小龙汇报,立即对政工干部学军事活动中使用的《训练手册》进行了修订和完善。

这事顿时成了该潜艇支队的热门话题。支队政委孙忠义没想到这次政工干部学军事活动还有这样的意外收获:“这说明,这些以前没在潜艇上任过职的

最终的考核结果也证实了孙政委的判断。经过一个多月紧张的学军事活动,政工干部在潜艇训练课目中的考核成绩百分之百合格,孙小龙更是拿到了全优。

考核成绩出来后,孙小龙感到一种前所未有的踏实。以前因为害怕再遇尴尬,他每次随潜艇出海都很忐忑,现在再也不用担心了。他还想到,有了过硬的军事素质,未来的从军报国路才会越走越宽:“将来即使从机关调到潜艇上任职,我相信自己也能胜任。”

0
首页
电话
短信
联系